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我的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娆乱君心 rokouzin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0834
发表于 2019-1-13 09: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一入宫墙深似海,自古皇宫险恶,帝王无情,身不由己。   

  木国,国号园景。   

  园景二十六年,民间传闻皇帝端木澈智勇无双,玉面俊脸,伟岸挺拔。年仅二十三岁,后宫只有一妃,如贵妃独霸圣宠,遗憾膝下无子。   

  实则皇上与如贵妃相敬如宾,但皇上却对她无男女之情。皇上的爱只给了一个叫玉娆娆的女人,当年的玉贵妃。   

     

  别后重逢   

  “是那个人,我不会认错。”街边一年轻女子看着一道修长的背影隐入人群,喃喃自语,眼眶微红。   

  “姐姐,可是看到了什么,如此入神?”青衫男子随着女子的目光望去,并未看见什么,只是一街的行人。   

  “只是故人罢了!弟弟不用担心。”女子解释道。   

  “好,姐姐那我们走吧。”   

  “好。”   

  女子便和青衫男子一同离开了。转角处,女子留恋回头看着那个身影消失的地方,眼里有深深的不舍与眷恋。只是她未曾看到她留恋的修长身影正在柳树下,用同样的眼神看着她。   

  “爷,该回宫了。”男子身旁的老仆轻言提醒。   

  “嗯”男子转身上了马车,眼神恢复了往日的威严。   

  “李总管,爷刚才可是看着一女子,那女子是谁,爷似乎认识她?”少年不解的问老仆。李总管呵斥少年“皇家的事我们做奴才的不要过问,你呀你,小心人头不保呀!”   

  “是”少年在李总管别后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马车里的人便是当朝皇帝端木澈,现在他满脑都是那抹纤细动人的身影,清秀的脸上不再有往日的笑脸。他双手插入发间,将头埋在双膝中,默默的说“娆儿对不起”。何等威严的皇帝,却如此懊恼。   

  山水间一处隐秘的农家,那青衫男子和年轻女子缓缓走了进屋。   

  一个佝偻的老人从厨房端着刚做好的饭菜走了出来,“娆儿、晋儿回来了,累了吧!快来吃饭吧。”   

  “父亲你和弟弟先吃吧,女儿有些累了去歇息了。”女子转身眼角处滑下了一滴泪,隐入了罗裙上只留下了淡淡的印迹。我戎马一生的父亲,现在却虎落平阳。   

  屋内的两个男人如同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晋儿你姐姐她…”   

  “父亲,你好生开导姐姐。今天姐姐在街上见到了故人,看姐姐的神色,许是见到了皇上!”   

  老人摇了摇头便出去了。   

  咚咚咚…“娆儿吃点东西吧。”老人一手敲门一手端着饭菜活像普通老人,可语气上动作上隐含着威严。   

  女子连忙起身打开房门,“父亲请进。”扶老人进屋。   

  “父亲我…”   

  “见到皇上了,晋儿都给我说了”   

  女子摇摇头“只是河北最好白癜风医院地址个背影。”   

  “娆儿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你们终究不是一路人,我很感激他的不杀之恩,可恨他如此对我女儿。娆儿你虽温婉,可是内心骄傲,他那样对你,你把内心的痛苦从不表现出来,总是独自承受。”老人拍了拍她的手。   

  “父亲我懂,如今我也已经出宫,不再是他的妃子。也不用参与皇宫中的明争暗斗,远离了那个没有硝烟的战场,远离了那个牢笼,我应该庆幸,也会放下。”   

  老人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娆儿,当初你贵为玉贵妃,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都怪父亲不满足玉丞相之位,贪恋更高的权利,是父亲害了你。”   

  “父亲我不怪你,也不恨他。今天的插肩而过,要怪只怪我们缘浅情薄。也许我还是太年轻不懂这皇宫的凶险,不相信帝王之人如此薄情。”玉娆娆脸上滑下来一行清泪。   

  “娆儿,为父只是希望你快乐,其实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也明白了很多,只要一家人平安就好。”   

  “在父亲和弟弟身边便是女儿的快乐。”父女抱做一团,放声痛哭。   

     

     

     

  回忆往昔   

  园景二十三年。那年发生了两件大事:抄玉家,废贵妃。   

  玉家家主是当今丞相玉魏,玉魏有一儿一女,女儿玉娆娆便是极冠后宫的玉贵妃。玉家在京城举足轻重、无可撼动,玉魏在朝中更是只手遮天。可有句话叫好景不长。   

  皇宫中有一处幽静的宫殿,含娇殿。那是皇宫最美的一座宫殿,四周种满了百合花,白茫茫的一片仙女的住宿也不过如此了。花丛中传来娇柔的女声:“小绿,你说皇上今天会来吗?”   

  一个十四五岁的丫头上前“会的,皇上回来的,他那么宠爱娘娘,有谁明白皮肤组织的结构和功能是什么娘娘不知道你可是独霸后宫呢!”   

  玉娆娆俏脸微红,“他爱我吗?可帝王的爱又能有几时!”   

  丫头扶起玉娆娆,“娘娘说喜武汉最好白癜风医院咨询欢百合花,皇上就派人将这四周都种上了百合,这不是爱吗?”   

  “可是…”我们的爱中辐毯炉尘的理解掺了太多杂质,权利、钱财。玉娆娆皱了皱眉头。   

  突然传来了一声威严却不失温柔的男声,“爱妃,可是在怀疑朕的心意!”玉娆娆突然掉进了一温暖的怀抱。玉娆娆娇呵“臣妾哪敢怀疑皇上啊!”   

  “娆儿,不是说好叫朕夫君的吗?”丫头们退下。   

  “可你是皇帝,臣妾岂敢坏了规矩…呜…”玉娆娆都话被端木澈全数吞如口中,良久后才放开。“娆儿不管如何我是你的夫君,我爱你,不管如何我都会爱你。”   

  “夫君。”玉娆娆将头娇羞的埋入了端木澈的怀抱,她没有想到这份温情只有短短一天。   

  第二天清晨。“贵妃娘娘不好了,皇上说要抄了玉家。”小绿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我父亲是丞相,怎么可能?”玉娆娆抓住小绿急切无比。小绿扶住玉娆娆怕她摔倒,“娘娘是真的,皇上让李总管宣的旨。”   

  “小绿,他不是说爱我吗。为什么连我父亲都容不下?他在哪?”玉娆娆双目无神踉踉跄跄走向门口。小绿迅速的扶着玉娆娆,眼泪汪汪,“娘娘,皇上他马上过来。”   

  “过来…是问罪吧,帝王果然无情!”玉娆娆身体发出强烈的颤抖,差点摔倒。一直温暖如以往的手扶住她,她赫然抬头是端木澈。“臣妾参见皇上。”   

  “爱妃,不用多礼。”女性面部白癜风该如何治疗   

  “皇上,请进。”端木澈和玉娆娆如往常一样,像平常夫妻。可两个人各有所思。   

  “好。”   

  “皇上喝茶。”   

  “爱妃这的茶,还是和往常一样。”   

  “只是物是人非罢了。”玉娆娆自嘲一笑。   

  “爱妃这是在怪朕。”   

  “臣妾不敢。”   

  端木澈抬起玉娆娆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知道你爹干了什么勾当吗?呵,朕说错了你怎会不知,你也参与其中吧。”大手一挥甩开了玉娆娆。   

  玉娆娆边摇头边后退,“我父编辑评语愿时光可回首且深情共白头!此书是我的第一部作品,也许它并不好可却是我写小说的开头。希望大家喜欢。(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我的腾讯云主机

GMT+8, 2019-4-24 20:14 , Processed in 0.02874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